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博客 > 名家专栏 > 楼奕林

【古刹“凡”音】

发布时间:2017-04-27

作家公社|读者分享【古刹“凡”音】


  我害怕这里的寂静。


  经堂里,幽暗的烛光摇曳着,木鱼笃笃叩击着夜。身披黑袈裟的和尚带领着身披黒袈裟的信徒,匍匐在地,像一群乌鸦与蝙蝠。“南无阿弥陀佛”,佛主保佑死去的灵魂。殿堂里,阴气冉冉而升,仿佛死去的灵魂正蹑足而来。善男信女们虔诚地匍匐着,为自己的灵魂终于得到了慰藉而庆幸着,他们瞧不见那些死灵魂;而和尚们已司空见惯,死的和活的区别仅在于多一副躯体;只有泥塑的释迦牟尼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寂静。


  我害怕这样的寂静。


  这一种寂静不是“鸟鸣山更幽”的静,是通向不生不灭,无所不在而又看不到摸不着达不到的玄秘境界的静,它让你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何物,为何来到这个世界,又为何要赖在这个世界受苦受难。


  在深深的寺院里,在钟钹鼓磬奏响的梵音里,我害怕我的灵魂也被超度,最终像一缕烟似的消失。


  我多想听到人的声音,哪怕是一声孩子的哭声。可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们的脚步也变得像鬼灵,屏住呼吸,不发出一丝人的声音。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一种寂静。

  站在天台山上方广寺的骑马楼栏杆前,看石梁飞瀑,蔚为壮观,心中感慨万千。那水,柔似绸缎、静如处子的水,在横空飞架的石梁前,突然变得坚强勇敢。高声呐喊着,纵身跳下万丈深渊,做一次轰轰烈烈的牺牲,无丝毫犹豫。它们跳下去,粉身碎骨,即刻涅槃;随之凝聚起来,再生——又柔似绸缎、静如处子。坦然,自在。在运动中生生灭灭,活得洒脱,死得壮观,生命因此而万古不息。

 

 


  人不如这水。在自己设置的有形和无形的栅栏里解脱不出时,又为自己制造出那种让人窒息的寂静来求得解脱。从一个圈子里跳出,又进入另一个圆环。人是多么软弱。


  水能直面万丈深渊,人为何不能直面那坎坷的人生?我真想大声唤醒那些在青灯下无为地老去的年轻貌美的尼姑和英俊的和尚,你们像粉末一样在剥蚀的灵魂能够得到解脱和安宁吗?


  佛学讲究参悟,在古寺旁的石梁飞瀑前我好像悟到了很多。

 

 



  我被石梁下的瀑布强烈震动——我觉得我也成了那水,心中有一股激情在奔涌。只想尽情发泄,只想纵身跳下。手中的茶杯无辜成了我的替身,使劲掷下,清脆的瓷器破裂声汇同瀑布的轰鸣声冲破了古寺沉闷的寂静。

 

 

 

  这是自然的声音,这是尘世的声音。我从心底里喜欢这声音。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